欢迎访问魅力怒江!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详情

行吟在怒江大峡谷

分享到:
来源:     2017-10-17 16:42:49
字号:T|T

诗人,是歌吟者,也是智者。这是我读完丰茂军的诗集《鼓点》后急切地要说出的那句话。在我心中,茂军恍如穿行傈僳山寨千年万年的尼帕(巫师),又像高踞高黎贡和怒山上的米斯(山神)。他的行吟是可敬的,他的歌声是嘹亮的,他的收获是沉甸的(这是他继诗集《风从独龙江垭口轻轻滚过》之后的又一收获)。

《鼓点》分为《故乡·轶事》《独奏·行吟》《山水·秘语》三辑,共收入了诗人近年来创作的诗歌140多首,250千字。读完茂军的《鼓点》,那简洁的句子,立体的画境,禅语的哲思,令我心房敞亮,目光鲜活,尤其是那密集的鼓点,刺痛我的耳膜;但同时我也感受到了阐释它的难度,因为自己的诗歌理论修养的局限,阅读面狭窄或与诗人相比的种种差距,诸如善良、敏锐或胸怀坦荡,以及对诗歌艺术的苦苦探求等等。

《故乡·轶事》一辑是《鼓点》的重要部分,占了诗集五分之三的篇幅。从中,我感受到了诗人对故土的拳拳之爱、寄情故乡山水和对卑微(其实崇高)者的敬仰之情,尤其对当下一些现实的忧虑之情。《母亲》是一首好诗,诗中说母亲的幸福“高不过一株玉米的高度”,但“不踩踏一只蚂蚁,不抛弃一只患病的家禽”的母亲是许多山里人或已走出大山的人的母亲的写照,母亲的平凡但崇高隐喻其中。而《河流》中“在那温柔的月光下/滇西母性的山川之间/云朵孕育着情歌/在异乡夜夜入梦而来”,《梨花村》里“一地阳光/你灿烂如梨花/如前生的挚友/秉烛畅欢/对酒当歌//我饮马梨花村/然后离开/从今而后/我要用一生的时光来记忆一个村庄”等等,用三言两语(最多不超过30行)勾勒出了一幅幅故乡美轮美奂的油画,不论实在的风景或是心中的记忆,都令人驻足观望又怦然心动。

用诗歌来描绘风俗,传承本民族的古老文化颇有难度,但茂军作了尝试并收到了很好的效果,诸如《那一声唤》(在傈僳山寨,人们忌讳那一声唤/那唤名声,在葬礼期间/潜伏在乡域的角落……)《修坟祭》《在六库江西向阳桥头》等诗作对傈僳族葬礼的描绘,对曾经一度以狩猎为生的族群的怀念,以及《梦记》中傈僳智者的高歌,仿佛歌吟者与诗中主人公惺惺相惜似的。《盖房记》《我想有一座朝阳的房子》《风吹过山顶》《山顶上的村庄》《春天,寻找一面坡地》等,则是诗人对东方和阳光的追寻与感激以及在阳光拂照下沁人心肺的感受和享受。这样的画面和场景,其实我们都亲历过,尤其在人生低谷或冬季。当然,在这一辑作品中,我们也触摸到诗人对当下一些现象的忧虑,如《姚家坪观猴》中“把山林还给山林/天空还给天空”的呐喊,在《六库酒店》中的徘徊,在《冬天》中对农人的悲悯之情以及《墓地》的安静与永恒画面(呵,那个我前世的红颜知己/缥缈中轻拨西窗之烛)。

如果说《故乡·轶事》是诗人对故乡美轮美奂画面的构织和拳拳思念及忧虑之情再现的话,第2辑《独奏·行吟》则是诗人敏锐的目光、哲思的窗口和对生命、爱情独到见解的阐释。如《祷告》中工人们手捧《圣经》祷告,但主宰他们的是工头和他犀利如鹰隼的目光,所谓“神在天上/在工地只剩劳力的信徒”的精神与物质世界的断链或缺失;《暗灵》中的“这门关闭/这门启开/灵来/灵走/鬼沿路边行走/人苏醒/从路中间走来”既是对傈僳族人类起源说的诗意记录,更是对神、鬼和人殊途难成友的写照,可谓哲理颇深。《怒江苍茫》中对怒江昨天、今天和未来的诗意描述,把握能力达到了一定的高度;《托尔斯泰:1856》中对文豪托尔斯泰“想以代役租的方式/解开农民身上的枷锁”的努力的赞歌和美梦破碎的挽联;《村庄里的神》中对人们自封和敬畏的神灵的无所适从,其实是对信仰缺失的讥讽;《房屋里的迁徙》中对伪文人奴性的鞭挞等等。在这些诗作中,诗人总用深邃的目光注视着、思考着,为弱势群体呼吁着,争取着人与人的平等,哪怕仅仅停留在精神层面的平等,诗人的悲悯之情和忧患意识融入诗中,读后令人拍案击掌,久久不舍掩卷。

第3辑《山水·秘语》是诗人走出山外,从山外回过头来看山中景物并展开思考的作品,诗作的思想性更加突出,已上升到一定的高度,可谓是诗人相对成熟的佳作。如《独龙江》中诗人讴歌独龙江其实是本人追求内心的自由与奔放的写照(那一年/我是诗人/想引领一位大地之上/随处漂泊的远方女人/顺江私奔);《第101间》中诗人对一位居无定所的同行的悲悯和思索(这居无定所的歌者/赶着歌谣/摇晃在缥缈中);《鹰翔》中对鹰的讴歌,其实是智者对勇敢者的敬仰和向往;《怒江谣曲》中对傈僳族历史、风俗以及精神的描绘与讴歌,以弘扬民族传统优秀文化,凝聚民族精神的种种努力和成功;《暮春午后乌骨公鸡妻妾成群》中对乌骨鸡“王”的貌似赞美,其实是讽刺的精美诗句;《出征》中对当今一些不良现象和环境的独到思考;《目击》中对重塑人格魅力的思考;《滇西》中对云南故土的赞美与依恋(云朵下,众河行进,/村庄依山傍水而居。//于是炊烟袅绕,十万朵荞花/迎风起舞)等。

茂军是幸运和幸福的,久居被人们誉为“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贡山善良族群中,使他心灵的天空更加湛蓝,诗作尤其真诚。他有让人羡慕不已的灵魂栖居地。诸如《民歌响处》中沉甸甸香喷喷的田野和竹楼,“醉卧在同心酒的烈焰中”的激情;也有能够“躺会儿,在稻秆之上”的闲情逸致。

尤其难能可贵的是,茂军在吟咏壮美的怒江及滇西山水风光、民风民俗,探求诗艺特色的同时,亦没有忘记一位现代派诗人的责任,他用诗句来描绘、讴歌更多的是诗意地再现的方式关注贡山及怒江的发展变化,激励怒江各族人民在决战贫困、建成小康社会进程中迸发激情和斗志。他的笔尖总是触向最底层和最普通的人群中,作品的思想性、艺术性和观赏性也有机地融合,从而令人信服。诸如《月光照在普拉河上》中对年轻后人们的激励(月光照在普拉河上/那河里光滑的鹅卵石/像后生们圆滚滚的眼睛);《雄当夜雨》中对两代独龙人的奋斗及他们即将摆脱贫困,走向小康的欣喜与赞赏;《迪政当的骑车人》对公路修通后给当地群众出行带来的便捷;《腊早云羊》中“王芳”对养殖业和今后好生活的向往等等。茂军在诗中还不时用“阳光”“山风”“高冈”等词作象征或暗喻,诗意地唱响共产党好、社会主义好和各民族大团结好为主题的当代主旋律之歌。所有这些诗作无不是为怒江州的脱贫攻坚、建成小康社会擂响的“鼓点”,而且鼓点密集,并响彻在怒江的山野河谷……我们祝愿茂军的歌声越唱越宏亮,他擂响的鼓声越敲越响,传向更远处,让世界倾听这位傈僳族诗人和智者真诚的歌唱!

请 登录 后在发表信息

提交

  • 文章推荐

    Recommend

彝族歌·舞·乐

彝族歌·舞·乐

(一)民歌彝族的歌曲有婚礼中唱的《巴顶荷》、《都忍左>、《阿嫫妞妞》、《阿依呷嘎》等;丧葬时唱的有《瓦兹勒》、《层格》、《阿合阿嘎拉》等;也有歌唱生活、爱情及母女情、兄妹情等方面的歌。(二)舞蹈泸水、兰坪彝族舞蹈有以下形式和内容:习俗性舞蹈有《鞭担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