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魅力怒江!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详情

峡谷里升起隐形的彩虹桥

分享到:
来源:     2017-10-17 16:42:02
字号:T|T

最近一次去老姆登是去年初秋一个细雨潇潇的周末。那天,省城来的几位朋友要去知子罗,邀约我陪同前往。于是,我放下一身的杂事纷扰,欣然同行。

实际上,这个名叫老姆登的小村庄距离我生活工作的小镇并不遥远,驱车也就两个多小时的路程。所以当天,汽车在时下时停的微雨中飞驰不久,我们便抵达了那座有着“废城”之称的知子罗,随后又在中午时分,走进坐落在知子罗上段、海拔有两千多米的老姆登。

一直以来,老姆登在怒江都是以产茶著称,产出的茶叶香气独特、口感醇厚,深受人们追捧。可那天,我们冒雨赶到老姆登的目的却并非为茶,而是为找寻一家深藏在大山褶皱里的名为“150”的小客栈。

仿佛是心有灵犀,才刚走进老姆登,还未寻到“150”客栈的身影,缠绵了一路的雨点便骤然隐去,头顶露出了大片大片瓦蓝的天空。一番询问后,穿过一条深隐在杂草和花朵中的小径,那个有着传奇色彩的“150”客栈便在浅浅的阳光中落入我们的眼帘。红墙的三层水泥楼房旁边,是紧挨着的两栋山竹搭建的怒族千脚楼,窗台、栏杆的扶手上,随处摆放着一盆盆不大却开得绚烂的小花,从低处往上看,一朵朵都仰着盈盈的笑脸,撑起了头顶的蓝天白云。

没有商业性的客套和寒暄,也没有初次见面的生疏与拘谨,一进门,迎上前的都是一张张温暖亲切的脸庞,仿佛我们跨进的只是自家亲戚的大门,空气里流淌着的全是轻松愉快的气息。

客栈的主人外出办事,暂不能赶回,于是简单点了几道小菜后,我们便上了千脚楼。视线立马开阔起来,雨后莽莽苍苍的连绵群山、蜿蜒险峻的怒江大峡谷,此刻全都尽收眼底。不远处的老姆登教堂云雾缭绕,而眼前这个民族风味浓郁的农家小院内,那湿漉漉的房檐、湿漉漉的花木、不时撒欢跑着的湿漉漉的大黑狗,则宛如一幅水汽氤氲的水彩画,瞬间把我们描进一个清新美妙的世界。更让人意外的是,随着一声不知是谁发出的惊叫,一道淡淡的彩虹出现在水雾蒙蒙的山间,欣喜若狂的我们立马雀跃着纷纷拿出手机、相机拍照留念。

等看过了满山满水的风景,吃完了简单却爽口的饭菜,慵懒地围坐在千脚楼的阳台上,喝着客栈自制的老姆登茶稍作休息时,我们的话题便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落在了客栈主人的身上。

“怒江有个老姆登,老姆登有个叫郁伍林的人。”这是驴友对“150”客栈主人的评价。这个在云端守望家园的怒族汉子,烹饪好吃的乳猪肉、怒族手抓饭等美食,带游客逛老姆登,赏田园风光,听教堂里傈僳语四声部合唱,游知子罗,爬碧罗雪山,看高山湖,采茶叶……话匣子刚一打开,几个朋友就滔滔不绝地说出很多关于客栈主人的事,甚至还提到了“150”客栈的名称就来自客栈主人郁伍林名字的谐音。我有点诧异,这是初次到老姆登,他们从何得知那么多关于这个深藏在大山里的小客栈以及客栈主人的事呢?

像在回答我的疑问,这时,身旁的一个朋友拿出手机,点开微信让我浏览。一帧帧透着宁静与安详的照片映入眼帘:蓝天、白云、有颜色的风、深陷在峡谷底部弯弯绕绕的怒江、雨中朦胧巍峨又造型独特的皇冠山、艳阳下白墙红窗的老姆登教堂以及它投在身旁水塘里的清晰倒影,晨光暮光里“废城”知子罗斑斑驳驳的街道、八角楼、七十年代的城市建筑……照片中的一切都那么遥远而缥缈,又都那么简单且真实,让人犹如坠入一个比沈从文《边城》中的茶峒还要古朴清新的世外桃源,恍然不知身处何地。

朋友告诉我,几乎每天,这个“怒苏哩150客栈”微信公众号都会上传许多这样的照片。客栈主人一家辛苦劳作时随手拍下的美景,美味上桌时色香味俱全的图片,房前屋后随处可见的各色花朵,甚至家中南瓜、玉米成熟后鲜嫩的样子,那只名叫“海豹”的大黑狗嬉戏时的身影,都经手指在手机屏幕上轻轻一点后,发送到微信里,激起一层又一层不小的浪花,吸引了大批网友的关注和向往。朋友笑着说:“现在‘150’客栈在外面的知名度很高,很多人都想来看一看,在这里小住几天。”

据说,这个叫郁伍林的客栈主人是老姆登的怒族村民,早年到过上海等地。1996年,高大帅气、能歌善舞的郁伍林在上海民族大观园认识了现在的妻子来自独龙江的独龙族人鲁冰花后,他们便回到家乡结婚生子、赡养老人、盘田种地,过着平淡的乡村生活。由于郁伍林家住在很有名气的老姆登教堂附近,起初,一些冲着教堂来到老姆登的外地人会就近到他家借宿,久而久之,“150”客栈便慢慢成长起来。

2013年起,为不断提高“150”客栈和老姆登村的知名度,郁伍林夫妻俩充分利用现代网络的优势,先后开通了微博、微信并建立了“怒苏哩150客栈”微信公众号,一方面宣传自家的客栈,另一方面宣传老姆登自然风光和怒族传统文化。如今,借助互联网的力量,当年那个在亲朋好友的帮助下,在原来的老房子旁简单建起一座石棉瓦房的小客栈,已成长扩建为大峡谷里一家享誉八方的知名客栈,接待过无数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

近年来,随着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互联网为人们的生活开启了一种全新的信息交流方式。过去的几年里,信息化在怒江得到了快速的发展,全州信息通信基础设施建设的加强,网络速率的大幅提高,网络资费的有效降低,服务水平的持续提升,都为缩小城乡数字鸿沟,让山外更多的人了解怒江走进怒江架起了一道隐形的彩虹桥。而传播速度快、范围广、不受地域限制的互联网,也让一个个像“150”客栈这样分布在全州各个特色景点的农家客栈走出深山,走出峡谷,走出一片属于自己的新天地。

去年,怒江州委、州政府提出了要将怒江打造为世界级旅游目的地的发展目标。今后,怒江信息化建设的持续推进和互联网应用的深入推广,将在助力怒江脱贫攻坚、改善城乡公共服务和居民基本生活服务的同时,为实现这个宏伟的目标而添砖加瓦,贡献出一份坚实的力量。

可惜的是,那天到最后,我都未能见到客栈主人郁伍林的身影,未能听他讲一讲“150”客栈的故事。带着遗憾,坐车沿着盘山公路离开老姆登时,天空已彻底放晴。迎着股股灌入车厢的清风,我静静地望着车窗外掠过的风景,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于是,在朋友们的欢声笑语中,我低头翻出手机,把一张又一张在“150”客栈拍下的照片传到了微信朋友圈,而其中,就包括那张雨后站在千脚楼上拍下的横跨在山间的彩虹。

随着手指在手机屏幕上的轻轻一点,我知道,那些关于“150”客栈的传说、那些老姆登天境般的梦幻美景和怒江的山山水水,都已通过飞速传播的互联网,沿着一道升腾在峡谷上空的隐形彩虹桥,走向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请 登录 后在发表信息

提交

  • 文章推荐

    Recommend

彝族歌·舞·乐

彝族歌·舞·乐

(一)民歌彝族的歌曲有婚礼中唱的《巴顶荷》、《都忍左>、《阿嫫妞妞》、《阿依呷嘎》等;丧葬时唱的有《瓦兹勒》、《层格》、《阿合阿嘎拉》等;也有歌唱生活、爱情及母女情、兄妹情等方面的歌。(二)舞蹈泸水、兰坪彝族舞蹈有以下形式和内容:习俗性舞蹈有《鞭担舞》、